当前位置:
【字体:
科技日报:稳定支持:科技委员的“基础”情结
日期:2015年03月08日      科技日报

    一提到“稳定支持”四个字,科研一线的工作者是既爱又痛。因为在中国,它在实践上面临着现实的困难。在全国政协小组会期间,许多科学家委员认为,要实现稳定支持,得先有一支精干的科研队伍。

    “国外高校一个系20个教师,中国同样的一个系200个教师。”郑兰荪委员说,“人员那么多,还要高水平稳定支持,不现实。你把人砍下来,自然待遇就高了。”

    郑兰荪说,现在中国高校的教授和研究院所的科研骨干,收入已经不低,但低层级人员待遇上不去。究其根本,是院所对编制放得松,大家全挤进来,队伍越来越庞大。

    “这是大锅饭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。”郑兰荪说,“要稳定支持,劳动人事制度必须改革,事业单位的铁饭碗得变,要‘能进能出’。没有淘汰机制,稳定支持就是养懒人。”

    北京大学教授朱星委员举了一个稳定支持的例子:著名的从事基础研究的德国马普研究所,按照法律每年从政府领取固定经费,由所长在所内分配,但该所不允许科学家申请竞争性项目,研究人员因此心无旁骛。

    但朱星认为,马普的经验在中国不可复制,因为“研究机构自己做不了主,人员只进不出”。不过,据朱星介绍,北大开始尝试探索,设立了几个小研究所,学校切出一小块经费蛋糕,交给所里分配。一个所精挑细选,招募20来个研究人员,保证他们的高待遇,这些所的学术成果研究质量较高。

    “我国科研人员数量太多,美国是我们的一半,日本是我们的四分之一。”潘建伟委员说,“如果对所有人都稳定支持,国力确实难以支撑。所以要有择优的概念。”

    目前中国已在科研经费分配上,做出一些鼓励潜心研究的举措。郑兰荪说,如国家重点实验室每年能拿到约一千万元的稳定支持,外加仪器补助。潘建伟介绍说:中科院的创新先导专项给了一些团队特别的稳定支持。

    潘建伟所在的研究团队,实行“绩效封顶”的政策,科学家申请到的经费超过一定额度,就不再被计入绩效。这是为了避免科学家把心思花在跑项目上。

    但这种鼓励潜心研究的机构,还是凤毛麟角。尹卓委员说,中国科研人员精力被浪费在跑项目、编预算、应付评审甚至琢磨如何花掉科研经费上。

    “财务上的一些规定,不是一线科研人员或科研单位提出来的。”尹卓说,“制定规则的人想象着人性是什么样子,想象着怎么制约它,定了很多防止科研人员弄虚作假的条款,一定要审核你的预算和决算是否吻合,让你提前三年就把出国、开会、器材的每一笔预算都写出来。这可能吗?一个人造假是他违法乱纪;现在全体造假,是因为制度不合理,逼良为娼。”

    尹卓说,财务部门应该对科学家有起码的信任,把严审计这一关就行。“前面不要搞那么严。你是过路财神,把钱给科研机构就行了。你又不搞科研,管那么细做什么?”

    潘建伟说:“高校里面大家的收入,跟经费的多少是挂钩的。你给我稳定支持之后,我做科研的钱就够了,但人呢,总是想多申请点钱,绩效多一点。”去年3月,国务院《关于改进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的若干意见》提出:分类管理科研项目,“对基础、前沿科研项目……要充分尊重专家意见,通过同行评议、公开择优的机制遴选项目……”科学界委员们普遍表示,期望这些改革原则尽快落地。(科技日报北京3月7日电)